<span id="sxwpt"></span>
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行業資訊 > 文章詳細
    明清時期歷史上幾次大面積的蟲害事件

    來源: http://www.br20flagsofallnations.com/  類別:行業資訊  更新時間:2012-11-21  閱讀3255次

          研究歷史上幾次比較大面積的蟲害事件,有助于對現代蟲害災情進行預測,及早采取措施,明清時期離現代最早,我們就研究明清時期的幾次大蟲災事件。
          明清時期,為害農作物的害蟲種類多、分布廣、繁殖快、數量大,常常給農作物造成嚴重的危害。它們有的咬根,有的蛀莖,有的食葉,有的為害花蓄、果實和種子,有的在為害的同時還直接或間接傳播病害。在我國古代,很早就進行過害蟲分類的嘗試!对娊洝ご筇铩分杏浻忻、滕、秀、賊四種蟲害,《毛傳)釋曰:“食心曰螟,食葉曰滕,食節日賊,食根日秀”。直至明清,這種分類仍為害蟲分類之藍本。明馬一龍《農說飛日:“該錘寸隙,不立一毛。郁蒸所至,并鐘五賊。
         “五賊不去,則嘉禾不興!彼^“五賊”,僅于旗、騰、秀、賊之外加了一個“璽”。據鄒樹文考證,蝗即是滕,螟即是《詩·大田》所同用之名,而粘蟲則是賊,蝗蟲、螟蟲和粘蟲為古代最重要的三種害蟲。但是,我們絕不能將史志中所記蝗、螟等就扣合于現代意義上的同名有害生物。這是因為,在古代人們對害蟲的認識多僅限于外表形態,在很大程度上不能算很精確,如《爾雅·正義):“食心之蟲不可見,只視葉有纏絲,即知有嫂蟲食苗心矣!鳖愃七@樣純經驗的判斷很難說具有準確而嚴謹的科學性。有的文獻為了方便起見,甚至否定對容蟲進行分類,乾隆《海鹽縣續圖經·雜識篇》云:“螟即今之蝗,而蟻而賊而茲亦其屬也!本箤⒒、螟、秀、賊混為一談。凡此種種,就使我們在進行明清蟲災研究的同時,對史料作一些甄別考訂工作亦成為必要。除蝗蟲外,粘蟲是明清時期大田中最主要的一種暴食性害蟲。清陳祟砒《治蝗書·附捕粘蟲說)曰:“北地值田禾茂盛之時,或遇大霧,或陰晴不時,則生青蟲。形如蠶,能吐絲,害苗食心,藏于苗心,遍野皆是,俗稱粘蟲!币嘤幸恍┪墨I稱其“好舫”,由于其蟲體色常因環境與食性而有變化,故又有“五色蟲”之稱。粘蟲主要危害玉米、谷子、高粱、小麥、大麥、水稻等禾本科作物,猖撅發生年也能為害豆類、棉花、蔬菜等;蟲口密度很高時,能頃刻將作物的葉子全部吃光,咬斷穗,造成嚴重減產甚至絕收,
          粘蟲災害在方志中多有記錄,雖然有些不著其名,但仍可據其形態和生活習性之描述鑒別之!叭f歷二+六年(1598)夏,(榆次)好蛇食禾幾盡”!叭f歷四+四年(1616),(橙城)好蛇害稼”!翱滴跏((1671)秋,潮州蟲生五色,大如指,長三寸,食稼”?滴醵拍(1690)“八月七日,(白水)雨黑蟲,長寸許,蔽地盈林,其狀甚惡,秋禾受傷”!翱滴跛氖(1703)五月,(河北祁州)麥將熟,遍生黑蟲,似蠶而小,一晝夜園圃皆滿嚙,傷二麥狼藉。近民處更多,至無下足處,數日始盡”!坝赫(1724)四月,(松江紫堤村)麥地多黑蟲,長寸許,善走,沿路皆是,洪橋一黑尤甚,食麥葉草根俱盡,最后乃嚙斷麥干”!坝赫(1725)三月,(鎮海)西管鄉二、三十里內麥莖生蟲,頭紅身墨,狀如蠶,十日內麥葉食盡”!肮饩w五年(1879)夏四月,(大荔)蟲傷麥豆,種類頗多,有五色,備大類蠶形者,食豌豆莢實殆盡,麥地蟲矢,白如面渣,鋪遍畦隴”!肮饩w二十九年(1903),(霸縣)蟲災,蟲狀如蠶,色黑有毛,長二寸,齒銳于蝗,除芝麻以外無不被害”!靶y元年((1909),(滑縣)谷生黑黃蟲,食谷穗殆盡”。這些史料,均是記載粘蟲的為害情況。粘蟲具有遠距離遷飛的習性,其飛遷主要隨大氣環流作季節性的往返,每年春季從南向北逐代發生,夏秋季再由北向南遷飛。風成為傳播粘蟲災害的媒介,當一地作物被吃光后,粘蟲常隨風向成群遷移。如“崇禎七年(1634 )秋七月初六日夜,保定府大風,次日蟲生,食苗幾盡”。陰雨潮濕往往是粘蟲爆發的重要因素之一!扒∥迨拍(1794)十月,松江府、太倉州兩屬華亭等縣因八月中積雨連綿,低洼處所,稻苗生有黑蟲,收成稍薄”。另外,粘蟲還具有密集性和暴食性!扒∈荒(1746)三月,(同安)黑蟲食麥,岳口一帶蔓延十余里”!扒∈迥(1750)/月,(南昌)萬舍村田中生五色蟲,如蠶,食禾頃刻數畝”!巴伟四(1869)九月間,(南昌)十五都北岸隴田中生異蟲,形類蠶,而詠赤,嚙食禾穗,頃刻數畝,農人苦之”。
          明清時期,另一種重要蟲害是主要發生在南方地區的螟蟲災害。螟蟲形狀和為害情形,在同治《湖州府志》中有一段描述:“苗蝶,形似花間蝶而小,似蠅,春秋之交有之,群飛,宿苗上不食苗,其所生蟲數日能動,食苗節,苗雖華不結實”。這段記載所記的顯然是水稻二化螟。與水稻三化螟單食水稻不同,二化螟食性很雜,除為害水稻外,還能為害玉米、谷子、小麥等作物,甚至在北方地區也有發生。明“嘉靖十三年(1534),(龍川)螟,禾自僵死”!奥c四年庚午(1570),(澄?h)峽害稼,自海中飛來,形似花間峽蝶,小如蠅,或谷雨、立夏、小滿、芒種群集田中,不久即生蟲子,食苗節,雖華不實”!叭f歷十七年(1589),商州螟傷禾”。清“康熙五十五年丙申(1716)夏五月,(揭陽)早禾將捻,夕峽至,谷粒多批,遂不熟”!扒∈晡斐(1748),(南昌)水東鄉螟,食苗幾盡”。光緒二十五年(1899)七月,滑縣“谷生螟,食葉盡,且早,麥無苗。水稻螟蟲不僅為害葉鞘,造成枯鞘,還常分散蛀莖為害,形成枯心苗或白穗,這在地方志中多有記載。順治四年丁亥((1647),夏秋間,龍南縣“禾苗出蔥無收,……每從穗中抽出蔥,莖內更生小黑頭蟲,羽翼初成,即嚙莖盡,始飛去”;“康熙十年(1671),(桐廬)早無滴雨,即有灌蘇之田青蟲大發,始食葉,繼食穗,穗盡食莖,莖盡嚙根,顆粒無收”;“雍正二年(1724)七月,(紫堤村)螟滕暗傷,力不能秀,間有秀出,蟲仍嚙斷,糞多者益甚”“乾隆甲寅(1794)七月,(北湖)苗秀長七八寸,豐年可卜矣。八月之初,穗頓稿折,乃其時一望如雷,自節以下青且澤,節之旁有小穴,黑沈,外浸折之有蟲,黔首皓軀“道光九年(1829)夏六月,(四川新寧)稻正含胎,佇慶西成碎患去,嚙節而挫其根,穗盡萎,凡蟲之所在鮮有登者,就中或損其半或全損之(按:蟲狀赤頭黑身,頗類蝗)。
          在水稻種植區,還有一種常見螟蟲,即稻縱卷葉螟。稻縱卷葉螟的幼蟲能縱卷葉片,剝食葉肉,造成白色條斑,斑斑相連,全葉枯白,嚴重影響水稻的正常生長!叭f歷七年(1579)夏六月,(常山)蟲卷葉結案,農民梳爬,手足盡腫,是歲大饑”;“同治四年乙丑(1865)秋,(嘉善)田生蟲,青色黑詠,如蠶卷葉作網,害稼”等等均是其例。另外,玉米螟也很猖撅,不僅為害玉米、高粱、谷子,有時也殃及棉花;它時常以幼蟲蛀莖,造成莖空,一遇風吹則植株自身重量使其折斷如劉。如“康熙十七年(1678)七月,(崇明)永寧沙出兩頭蟲,首尾嚙木棉如。明清二代,螟蟲發生之頻繁,活動之猖撅均是空前的。因螟蟲災害而“百物昂貴,凍死者日有所聞”的悲慘情景累見于史冊。正如民國《酸陵縣志》所述:“近百年來酸邑禾稼,自水旱災外,……螟災則凡數十見。農夫遴此,向準束手仿徨。日引領西風暴雨之至以消餌之,以致創巨痛深。小農與中產之家,往往一跟而莫能再振”。
          明清時期,危害大田的其他害蟲主要還有小麥吸漿蟲、麥蚜、稻飛虱、稻苞蟲、稻食根葉甲、浮塵子、地老虎、棉嶺蟲、縷姑、步弓蟲、蟋蟀等等。小麥吸漿蟲,俗名“小紅蟲”,主要以幼蟲吸食麥粒漿液,使麥?张,甚至無收?梢源_定為小麥吸漿蟲的記錄可見于民國((吳縣志》:“道光十九年(1839)四月,天降紅砂,著麥變小紅蟲,垂成寂黍,幾至顆粒無收!庇涊d麥蚜蟲的史料很少,且多語焉不詳,咸豐《同州府志》中的一條記錄有可能指的是“麥蚜蟲”:“道光十六年(1836),(大荔縣)秋苗初長二、三寸許,即有蟲食其心葉,農民畏持竿捕打,愈捕愈多!庇嘘P稻飛虱的記錄屢見于明清地方志。其成蟲能飛善跳,常躲在稻株中、下部,在抽穗以后為害稻株,被害稻田常先在田中間出現黃塘,逐漸擴大成片,蟲口多時,可造成全田荒枯!凹尉杆哪暌矣(1525)夏秋,(吳縣)旱,盂生禾根,食禾幾盡,生翼飛去,如黑煙沖天”!凹尉溉荒(1552),(貴州安莊衛)有蟲食禾,形如蛟則小,飛則如煙,落水盡赤,禾著之皆黑萎而稿,“崇禎十五年((1642)八月,(吳縣)西南鄉生稻虱,傷穗”,“康熙十年((1671)八月初旬,(南得)忽大風雨,降小蟲,青黑色,如嫉嶸又如蟻,有足有翅,飛蝕禾稼立稿。氣侵蠶種亦空,民大饑”;“雍正十年壬子(1732)六月,“臨川蟲,時早稻將收未實,有蟲小如納,色或青或絳,善躍,附稈而處,一稈至數百,禾盡稿。自是連歲被害”。另外,浮塵子(又名稻葉蟬)蟲態與稻飛虱相近,常在稻田中混合發生,俗稱嶸蟲或堰蟲。據咸豐《南得鎮志·農桑一》載:“三伏苗長之時,有青翼蟲生其間,形細如粟而頭尖,謂之嶸蟲,多則令苗悴!餆徇^甚,或兼毒霧連朝,則生黃翼,小蜓遺子苗本上,即生蛀稈蟲,能食苗使殘!泵氏x在江南一帶多見發生!疤靻⑵吣(1627)秋七月,(蘇州)檬生,禾將實,蟲自天而下,如霧布滿禾,輒繭不舒,獲都不實!俺绲澠吣((1634)秋,(吳縣)生嶸蟲,食稻苗止存下半”.
          明清時稻苞蟲在各稻區都有分布,發生嚴重時可將大部分稻葉吃光,僅留光稈,且吐絲結苞,影響水稻正常抽穗,危害很大!肮饩w三十三年(1907)三月,(蕭山)抄麥秀時,忽起蟲,青灰色,長寸許,口有細絲,麥田處處有之,多者麥稈俱黑,食麥葉及花;另康熙二十九年(1690),沁水“白黑蟲食禾結繭”也當為稻苞蟲。還有一些水稻害蟲潛人土中為害稻根部,以致全畝不吐花而干縮,鄉農謂之“蹲稻”。如“嘉靖四年乙酉(1525),(嘉善)秋蜂,蟲如蟻,聚食禾根”;“咸豐四年(1854),(松江)稻熟生蜚,附根立萎,歲大歉;以及“同治十二年癸酉(1873)九月,“(嘉善)有蟲食禾根,形似黑蟻,歉收”?赡苁堑臼掣~甲或稻象甲。
          危害棉花的害蟲主要有棉嶺蟲、地老虎等。棉嶺蟲主要為害棉花的嫩尖、花蕾和青鈴,是導致落蕾落花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嚴重時,棉鈴可被蛀空或引起病菌侵人而腐爛。崇禎十四年(1641)七月.嘉定“生五色蟲,如蠶狀,視人若怒,捉之觸手皆爛,食苗葉俱盡”;同年,在鎮洋縣,“棉花致為獨喬好,驟生蟲五色,長寸許,食花葉無遺”。而在松江外岡、月浦一帶,僅清同光年間就有三次棉嶺蟲為害!巴问荒(1872)八月,有青蟲食棉花葉;光緒三年(1877)七月,有異蟲食棉稻豆葉,狀如蠶,五色斑雜,觸手膚爛”“光緒七年(1881),棉花生蟲,食花鈴無存,歲大浸。地老虎又稱地蠶、土蠶,為一種地下害蟲,活動最甚時,可將棉苗從近地面莖部咬斷,把斷苗拖到洞口取食。例如光緒《湘陰縣志》記載:“乾隆十八年(1753)四月,木棉生土蠶,苗盡稿!
          研究表明,害蟲成災的條件除受蟲源基數及栽培制度直接影響外,還受氣候因素和天敵因素的制約。其中,氣候因素最不容忽視。一般說來,風、雨可能對害蟲的生長發育和存活量有顯著影響。大風往往會使蟲災加重,而暴雨則能使害蟲大量死亡,抑制蟲災的大面積發生。乾隆十六年(1751)的兩次蟲害就證明了這一論斷。這一年夏季,河南獲嘉縣,“有蟲食穗,一夕大雷雨俱盡,不成災”;而八月,在江西南昌縣,“秋螟繼以風,禾盡死”。另外,大霧等天氣變化,有時也對蟲害的輕重產生影響。順治年間,營州“豆苗生蟲,食葉幾盡,……忽大霧,氣如硫黃,蟲盡死。明清文獻所記害蟲天敵很多,如蛙類、鳥類、地嶺、小花蟲、麥大夫、蜘蛛等等,均對害蟲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。如“雍正七年(1729)春,(鹿邑)麥心生糜蟲,旋有小花蟲食糜蟲盡,麥大熟!坝赫四(1730)十月,(沈邱)麥心生螟蟲,至九年春愈甚,麥幾死,三月中忽生黑軟蟲,身多刺,一過,螟即沒,俗呼為麥大夫,是歲麥減大半,“道光十三年(1833)秋七月,(元氏)黑蟲傷禾,城東南蘇宋曹一帶尤甚,后為群鴉所食,秋收減大半,除了危害大田作物的害蟲而外,明清時期還有許多為害蔬菜、果木、桑樹的害蟲,比如金龜子、桑蠟、尺蟆、桑木虱、松毛蟲及各類果樹食心蟲等等,亦多見文獻記載。惟限于篇幅,從略至此。

    相關產品

    ©2022 浙江托普云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.
    備案號:浙ICP備09083614號

   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413號

    julia中文字幕久久亚洲_色欲av浪潮av蜜臀av_8av国产精品爽爽ⅴa在线观看_国产嫖妓一区二区三区妓女视频

      <span id="sxwpt"></span>